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 >

乐施会说,气候危机迫使每年有2000万人离开家园



根据乐施会的最新报告,在过去十年中,由气候引发的灾难迫使每年约有2000万人离开家园,相当于每两秒钟离开家园。这使得气候成为这段时期内国内流离失所的最大驱动力,尽管较富裕国家对全球碳污染的贡献较小,但世界上较贫穷的国家风险最高。 2017年9月袭击古巴后,艾尔玛飓风使洪水泛滥。

根据星期一发布的报告,洪水,旋风和野火在国内造成流离失所的可能性是火山喷发和地震的七倍,而冲突造成的可能性是冲突的三倍,研究称,到2100年,天气灾害将影响三分之二的欧洲人这个问题是一系列有关主题的问题之一,该主题将在周一在马德里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第二十五次缔约方会议上进行讨论。

乐施会呼吁国际社会做更多的事情来资助受气候紧急情况影响的较贫穷国家的恢复计划,随着极端天气事件的严重性和频率预计将增加,这一计划将进一步加强。该报告称,印度等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国家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可能性是西班牙和美国等高收入国家的四倍以上。

地理也发挥了作用,大约80%的流离失所者生活在亚洲。古巴,多米尼加和图瓦卢等小岛屿发展中国家(SIDS)受到的影响尤其严重,在2008年至2018年期间,十大国家中有7个国家因极端天气灾害而流离失所率最高。报告分析了内部流离失所监测中心2008-18年的数据,报告说,生活在小岛屿发展中国家的人遭受极端天气灾害的可能性是欧洲人的150倍。

随着气候危机加剧,风险增加图瓦卢等岛屿受到气候驱动的国内流离失所的影响尤为严重。乐施会气候与粮食正义政策负责人蒂姆•戈尔(Tim Gore)表示,国内流离失所既有社会成本,也有经济成本。研究报告的戈尔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受影响最严重的总是最贫穷,最脆弱的人,尤其是妇女。”

“这种流离失所真的使社区的社会结构感动。”戈尔说,在诸如极端天气和冲突相结合的国家,例如索马里,存在着更大的风险。他补充说,诸如飓风之类的突然极端天气事件引起了很多关注,但是像海平面上升这样的缓慢发作现象也会产生影响。例如,洪水影响低洼沿海地区的农业用地,可能使其无法耕种,迫使居民永久离开该地区。

谁应该为应对气候变化的影响而付出代价?苏丹境内流离失所的人。乐施会呼吁世界各国领导人尽快减少排放。发展中国家还将通过财务机制来推动发达国家的支持,以处理损失和损害。该机制于2013年在华沙举行的气候峰会上首次讨论,该机制将涉及较富裕国家在财政上帮助较贫穷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影响。

戈尔说:“没有人准备谈论金钱,所以这是马德里会议上讨论的关键问题之一。”“最终,将有人为这些影响付出代价,而目前,世界上最贫穷的社区正在为此付出代价。”尽管目前的数据显示发达国家的风险较低,但预测表明情况将会改变。

在飓风“伊代”袭击之后,气候负责人警告称将出现更加极端的天气戈尔说:“富裕国家也无法幸免于流离失所的威胁。”“气候变化不会歧视。”格兰瑟姆气候变化与环境研究所的政策主任鲍勃·沃德(Bob Ward)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国内流离失所者人数的增加部分归因于生活在高风险地区的人口的增加。

他补充说,在某些情况下,流离失所也可以衡量成功与否。他说,预警系统使人们能够在极端天气事件袭来之前摆脱危险,避免过去发生的重大生命损失。沃德还强调,气候驱动的流离失所是一个安全问题。他说:“尽管很难证明气候变化本身在造成政治动荡和冲突,但是国家安全界描述气候变化的方式却是威胁的倍增。”“当大量人口流离失所时,就是不稳定和冲突。”
分享至: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其他来源,默认 均为本站编辑部原创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