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头条 >

哈马斯领导人在德黑兰葬礼上称赞索莱马尼,表示对伊朗的支持



哈尼耶告诉送葬者,巴勒斯坦恐怖组织对库德斯将军的支持表示感谢。发誓暗杀只会增强“走向巴勒斯坦解放”的动力哈马斯恐怖组织的领导人星期一在伊朗将军卡西姆·索莱马尼(Qassem Soleimani)的德黑兰葬礼上发表讲话,称赞库德斯部队领导人建立了他和其他巴勒斯坦组织。

哈尼耶说:“索莱马尼向巴勒斯坦提供了什么,抵抗力量使他们在今天的地位和力量上都达到了今天的地位。”哈尼耶称索莱玛尼为“耶路撒冷的烈士”,他的死不会阻止巴勒斯坦恐怖组织与以色列作战。

哈尼耶说:“我申明,巴勒斯坦面对犹太复国主义计划和抵抗美国统治计划的抵抗计划不会被打破,削弱或犹豫,” “它将继续沿着坚定的道路,即抵抗的道路,直到将占领者赶出我们的土地和耶路撒冷。”

IRGC远征军Quds部队的负责人Soleimani在管理伊朗的代理团体网络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包括黎巴嫩的真主党和伊拉克,也门及其他地方的什叶派民兵。

尽管加沙地带的事实上的统治者哈马斯有时受到伊朗的支持,但它也拒绝与德黑兰的强硬派走得太近,这与加沙恐怖同盟伊斯兰圣战组织不同,伊斯兰圣战组织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建立了庞大的军火库获得伊斯兰共和国支持的学位。

伊朗和哈马斯近年来在叙利亚内战的初期处于对立状态之后,寻求恢复关系。在过去几年中,哈马斯高级人物访问了德黑兰,并对伊斯兰共和国誓言支持加沙的巴勒斯坦恐怖组织表示赞赏。但是,哈马斯也试图与其他国家保持联系,例如埃及,埃及在很大程度上将伊朗视为地区敌人。

哈尼耶(Haniyeh)与伊朗最高领导人阿亚图拉·阿里·哈马内伊(Ayatollah Ali Khamanei),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以及伊斯兰共和国的其他最高领导人一起参加德黑兰葬礼,可以看作是该组织寻求与伊朗更紧密联系的信号。

但就在此之际,哈马斯还表示愿意与埃及就与以色列的停战协议进行更密切的合作,该协议在最近几周内已初具规模。去年11月,在以色列与加沙由伊朗支持的伊斯兰圣战组织之间发生的冲突中,哈马斯特别留在场外,据报道,这使德黑兰有些人感到恼火。

上周《德黑兰日报》的一篇专栏文章指责哈马斯拒绝参加战斗,与以色列结盟。但是,哈梅内伊(Khamenei)网站发布的葬礼图片显示,哈尼耶(Haniyeh)仅落后于最高领导人,他是包括索里马尼(Soleimani)的孩子在内的少数几位演讲者之一。

2020年1月6日,在德黑兰为Qassem Soleimani举行的葬礼上,伊斯梅尔·哈尼耶(Ismail Haniyeh)位于阿里·哈梅内伊(Ah Khamenei)后面,居第三位。哈尼耶(Haniyeh)于12月离开加沙进行多国巡回演出,这是他自2017年以来首次离开埃及。他告诉群众说,“抵抗”不会因暗杀而屈服。

一天前,即2020年1月4日,美国在一次空袭中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遇难的被杀的伊朗军事指挥官Qasem Soleimani(肖像)的悼念仪式上,加沙市的哈马斯警察当值丧礼。

哈尼耶说:“我说,巴勒斯坦及其地区的抵抗计划不会减弱或陷入衰退。” “暗杀只会使我们更加坚强,并坚持不懈地坚持解放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

哈马斯酋长周日致电伊朗外交大臣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并对索莱马尼(Soleimani)逝世表示哀悼。恐怖组织的报告说,扎里夫感谢哈马斯主席的电话,并说伊朗将继续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在捍卫其土地和圣地方面的权利和抵抗”。

周六,哈马斯和伊斯兰圣战组织在加沙为索莱马尼建立了哀悼帐篷。哈尼耶(Haniyeh)出席葬礼之际,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德黑兰,向该国最强大的将军索勒马尼(Soleimani)告别。

在周五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命令下发动的袭击中,他在巴格达机场附近的美国无人机罢工中丧生。哀悼者聚集在2020年1月6日在美国首都德黑兰的巴格达的一次罢工中丧生后,向伊朗最高军事指挥官卡塞姆·索莱马尼(Kasem Soleimani)致敬。

周一上午,游行者沿着德黑兰的Enghelab街游行时,哀悼者高呼“美国之死”和“以色列之死”,并挥舞着伊朗,伊拉克和黎巴嫩的旗帜。与Soleimani有密切关系的Khamenei在传统的穆斯林为死者祈祷期间曾哭泣。人群和其他人哭了。

Soleimani的替代品Esmail Ghaani担任远征Quds部队负责人,站在伊朗哈梅内伊身边,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和伊斯兰共和国的其他最高领导人也站在附近。

虽然伊朗最近因政府规定的汽油价格面临全国性抗议,据报道造成300多人丧生,但索莱马尼的群众游行却看到伊斯兰共和国政治范围内的政客和领导人参加,暂时消除了这种愤怒。

丧葬人员在周五在德黑兰的Enqelab-e-Eslami(伊斯兰革命)广场举行的为因伊拉克无人驾驶飞机袭击而在伊拉克丧生的伊朗将军Qassem Soleimani及其同志的葬礼上,焚烧美国和以色列的国旗。伊朗,2020年1月6日。

游行在国家电视台现场直播,屏幕上有一条黑色缎带横过左上角,以致敬。大规模的人群是索莱玛尼最近一次出现,因为他的尸体已飞往几个城市,然后于周二在他的家乡克尔曼计划安葬。分析人士说,哀悼者的哀悼只能与1989年的Ayatollah Ruhollah Khomenei的葬礼相抗衡。

伊朗最高领导人办公室官方网站发布的这张照片中,Qassem Soleimani的女儿Zeinab在2020年1月6日星期一在伊朗德黑兰举行的父亲葬礼上致辞。半岛电视台报道说,索莱马尼的女儿Zeinab直接威胁要袭击中东的美军,并说美国和以色列面临父亲被杀的“黑暗日子” 。

她对德黑兰成千上万的民众欢呼雀跃,说:“中东的美军家人将度过一整天,以等待孩子的死亡。”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说:“嘿,疯狂的特朗普,你是愚蠢的象征,是国际犹太复国主义者手中的玩具。”

索莱马尼(Soleimani)的遗体周日返回伊朗,在西南城市阿瓦士(Ahvaz)的街道上游行,然后被带到该国东北地区的第二城市马什哈德(Mashhad)。革命卫队说,马什哈德的哀悼者人数众多,迫使原定于周日晚上在德黑兰举行的仪式被取消。预计他的尸体将于周一晚些时候被带到圣城库姆。

由于伊朗发誓要报仇,对索里马尼的罢工引发了人们担心滚雪球卷入更大的冲突的可能性,而特朗普威胁要对伊朗的任何报复行为做出不成比例的反应。伊朗也在周三晚间表示,自特朗普于2018年5月单方面撤出核协议以来,它进一步降低了对核协议的承诺。
分享至: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其他来源,默认 均为本站编辑部原创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