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头条 >

法国议员通过决议,称以色列仇恨某种形式的反犹太主义



马克龙党成员的草案(也呼吁巴黎采纳IHRA的反犹太偏见定义)将154改成74法国国会下议院周二批准了一项决议草案,该决议草案称以色列的仇恨是一种反犹太主义,受到了耶路撒冷和犹太团体的赞扬。国民议会的577名议员对该草案进行了投票,该草案还呼吁政府与其他欧洲国家一道,通过国际大屠杀纪念联盟的反犹太主义定义。

这项决议得到154位议员的支持,而74位议员反对。IHRA定义指出,针对以色列的某些形式的硫酸,包括将其与纳粹德国进行比较,都是反犹太主义的例子,尽管批评以色列的政策并非如此。该决议的部分内容是:“国民议会……相信国际大屠杀纪念联盟使用的业务定义可以最精确地确定当代反犹太主义是什么。” “它认为它是现代和更新形式的反犹太主义的有效手段,因为它包含了对以色列国的仇恨表现,仅仅因为以色列国是犹太人的集体才有理由。”

以色列对这一举动表示赞赏,以色列外交部长卡兹(以色列)称其为“反犹太主义斗争的重要一步”,并敦促更多国家效仿。犹太机构负责人艾萨克·赫尔佐格(Isaac Herzog)发推文说:“作为世界各地犹太人民的代表,我们赞扬并向法国国民议会和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Emanuel Macron)表示敬意,这一历史性决定是反对反犹太主义和仇恨的道德灯塔。以色列。”

法国主要的犹太保护伞组织克里夫(Crif)对这项决定表示赞赏,并称其为帮助官员了解反犹太主义的重要工具。“这次投票对于法国来说是最重要的一步,法国加入了接受《国际卫生条例》挑战的20个国家集团。克里夫的负责人弗朗西斯·卡利法特(Francis Kalifat)表示,这是加强与这种邪恶的斗争的必要步骤,这种邪恶占了我国种族主义行为的50%以上。

与克里夫一起一直是该立法的主要支持者的美国犹太人委员会也对该决定表示赞赏。AJC巴黎主任安妮说:“国民议会对工作定义的认可是非常可喜的,并且是对法国决心认识到反犹太主义上升对我们社会的危害并更有效地打击各种形式的犹太人仇恨的决心的极大推动。” -SophieSebban-Bécache在声明中。

她说:“迫切需要对反犹太主义进行教育,使其认识并动员起来反对它。” “现在,政府,公民社会,信仰和其他领导人必须在反对反犹太主义的斗争中使用工作定义。”国民议会,2011年11月3日,法国巴黎。(弗兰克·普雷维尔/盖蒂图片社/通过JTA)最近的反犹太暴力和仇恨言论激增,促使法国许多人为之深思,而法国长期以来一直遭受歧视和偏见犹太人的历史。

在连续两年下降之后,去年报告给警方的反犹太罪案数量从2017年的311起增加到541起人们亵渎了数十座犹太公墓,人们家门口doors满了sw字,而且反犹太动机与暴力袭击有关,包括至少一场谋杀大屠杀幸存者的事件。

一张照片显示2019年2月20日在Champagne-au-Mont-d'Or公墓的“ Jardin du Souvenir”(纪念花园)的a字和“ Shoa blabla”字样。伊曼纽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执政的LREM中间派政党的议员西尔万·梅拉德(Sylvain Maillard)通过其决议草案,引发了法国媒体为期数周的辩论。10月,有39个组织给国民议会主席理查德·费朗(Richard Ferrand)写了一封公开信,警告不要通过该决议。

这封信反对一个反犹太主义的单独定义,因为它会“削弱普遍主义的方法来打击一切形式的种族主义”,并损害“必须允许捍卫权利的群体和活动家的言论和集会自由的捍卫巴勒斯坦人,并批评以色列的政策而没有被错误地指控为反犹太主义。”

法国人权联盟主席马利克·萨利姆库尔(Malik Salemkour)是该组织的共同签署人,该组织成立于1898年,旨在打击反犹太人的迫害,并审判法裔犹太人的上尉阿尔弗雷德·德雷福斯(Alfred Dreyfus)。美拉德为草案辩护,并告诉拉克鲁瓦(La Croix)今天在法国说“肮脏的犹太复国主义者”的意思是“肮脏的犹太人”。草案谴责“对以色列的仇恨只有通过其被视为犹太集体才有理由。”
分享至: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其他来源,默认 均为本站编辑部原创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